• 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月圆之夜,我望着浑圆暧昧的月,再也克制不住内心的冲动。于是,我放下
    盘得整整的发髻,脱掉严肃的套装。换上第二层皮肤似的紧身皮衣,摇动卷曲狂
    野的发。跨上我的越野车DT,在深深浓腻的夜里狩猎……

      狩猎欲望……我又来到这里。抬头看着三楼,一片漆黑。走过阴暗狭窄的楼
    梯间。

      我来到你的门前,门没锁。等待着我,等待一个月一次沉沦的激情。我的嘴
    角微微上弯。蹑足闪入,轻灵一如鬼魅一般。

      你熟睡着,月光透过窗帘在你脸上落下阴影。眉毛紧皱,似乎作着不愉快的
    梦。

      我俯身吻你,你的喉间含含糊糊的发出声音。我小心的把你的扣子全解开…

      …松掉皮带……拉下牛仔裤的拉链……于是你◇梧强健的身躯,半裸露在我
    眼前……

      我欣赏着你,用炙热的眼光。从脸钢硬无情的线条……到喉间的突起……到
    宽阔有力的胸肌……到结实的小腹……那样饱满那样生动的身体……还有藏在浓
    密体毛中,尚在睡眠状态的……伊甸园……犯罪的蛇……跨坐在你身上,热烈的
    吻你,在你还没醒前,将舌尖伸入你微张的嘴,搅动着……你微微一动,张开眼
    惊讶的看着我,眼光复杂……渴求、欲望、轻视、厌憎、爱恋、抗拒……我扳住
    你的脸,用力吻着,和你的舌交缠着,像两条小蛇,用力吻你,用力到两个人都
    可感到碱腥的液体,在口间传着……

      我的手在你身上游移着……爱抚着……吸允着你的耳垂……舔过你的耳壳…

      …在你颈上留下暗紫色的吻痕,你的喘着我穿着皮裤湿润淫的洞穴……我隔
    着裤裤摩擦你……爱你……

      你突然怒狮般压倒我,一把扯开我的皮背心……看见没有穿着胸罩,挑战似
    跳出来的双乳,你一下子完全失去理智了……几乎撕毁皮裤,在我胸上留下箕张
    的指痕……来不及脱去彼此的裤子……就插入我颓的隐秘处……我倒抽一口气…

      …被充满的感觉……令我晕眩了一下。半像报复半像泄恨,你张狂的在我身
    上猛然抽动,双手深深陷入我雪白的乳房……我感到你的巨大炙热的阳具,深深
    埋在我的深处……

      每进出一次……就狠狠的冲刷我的神经末稍一次……我大叫……双腿踢动着
    ……用力抓过你的背……你吃痛的跳起来……愤怒的把我的手抓住,固定在头的
    两侧,下身更疯狂的穿刺着,像是想要穿刺过我的身体似的……我喊着,扭动着,
    剧烈的几乎让你滑开,你的怒火更盛。「不要动!贱人!」我深深喘息着,战栗
    一阵阵袭来……

      「再骂我……快……再骂我……」一面忍不住欢叫起来。你的理智完完全全
    崩溃了……一向道貌岸然,律己严苛的你,崩溃得澈澈底底……「贱人……你这
    骚货……我要插死你……干你。你这淫妇……荡妇……我要撑破你……干破你…

      …射穿你……」我轰然大笑,崩坏了……一切……肉体碰撞的声音……慷慨
    激昂的淫言秽语……我大笑……身体剧烈震动着,伸缩着……把你一松一紧的包
    容在我的身体里面……过多的蜜汁……随着每一次的抽动,流出来,湿透了床单。
    直到最高点……我不再笑……快感一阵阵电流似的从下体括散到全身……

      我紧紧抱住你……你却将我一推……射得我满脸都是……我闭上眼,舔舐着
    黏稠碱腥的液体。我随着你后面进了浴室。「你进来干什幺?贱人!」你的怒斥
    尚未结束,已挨了清脆的一耳光。你惊愕的看我,扬起手。「你打呀!你可以回
    手……但从今后我不会来了。我说过许多次……除了作爱,你没有骂我的权利。」

      你颓然放下手,「你别来了,再也不要来了……」「我会来……只要你还在
    ……」我从身后环住你,胸口柔软的贴紧你的背,「你要乖乖的……别骂惯了我
    ……跑去骂别的女人……像我这样的变态……其实不太多……」「坏女人……坏
    女人……我就是没有办法……」在我柔软温润的手心中……他的蛇又昂扬起来…

      …不自主的跳动着……

      ……这一个倾斜荒淫的夜过去了。经过一整夜的折腾,你睡得像婴孩一样,
    表情放松柔和。

      我点了烟,斜倚在书桌上,深深吐出一口烟雾。打了个餍饱的呵欠,伸了心
    满意足的懒腰,穿上衣服,悄然离去。月满大地,晶光遍野。压力完全舒解开来。

      我是兽……披着人皮的兽……也和我的野兽同伴一样,有固定的发情期。我
    的周期是月……顺着怠带般的马路,人车合一,在微明中滑行。

    警告:如果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本站歸類為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