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这是数天后所发生的事,忙完晚餐,到公共澡堂洗澡时。正巧百合与郁子她们也都同时到,她们二人一脸若无其事的表情。

      她们二人轮流为对方刷背,二人都是红杏出墙者,尤其是郁子,长得非常平凡。

      而百合,跨在儿玉的身上拼命剧烈的动着的情景,犹历在目。现在却装得像贞洁的妇女一样,谈论着XXX等的太太,如何如何等。她们对于东家长西家短的各式流言,似乎特别感兴趣似的。

      对桂子而言,本来是想出言相讥的,但这样会暴露她的秘密。所以她拼命地压抑着,只是用「晚安」和大家打招呼,并离开那里。

      虽然郁子说:「想帮她擦背。」但是桂子断然拒绝。

      如果被不洁的人接触到了,也会污染似的。但是这种话又不能说出口,只能硬吞了下去。

      自从那一夜之后,她再也没有闲情逸緻去泡热水了,总是匆匆洗掉汗臭味之后,就离开了。

      回到房内,打开壁橱,拿出寝具准备就寝时,她又听到儿玉与女人说话的声音。她仔细分辨一下声音,这一次不是针子,当然也不是郁子或百合。这位女的声音,听起来相当年轻。

      (这一次又是什幺样的女人呢?)

      桂子赶紧爬到洞前,按照惯例,又开始偷看。

      隔壁正在喝酒。

      儿玉不光是脸,连他的秃头也染成红色,从上往下看,就像一头奇异的动物一样。而她的旁边坐着一位很年青的女孩,好像已经喝了不少似的,看来已是醉态可鞠了。那红色的长长的衣服已被解开,露出她细小的脸。女的在扭动中,裙摆早已紊乱,这回连大腿内部的私处都露了出来。

      虽然他们是用小酒盃喝着,但儿玉似乎特别呵护她似的,频频要她喝酒。看来像纯白纸张的女孩,但现在已崩溃,变为风情万种的女人。

      (这一定是那一家酒吧的女侍…)

      桂子冷笑着,并继续看下去。

      儿玉伸出筷子夹着一块鱼片往嘴里送,本来是给自己吃的,然后他用双唇挟着,来到女的面前,用口喂她吃食物,然后就以那厚厚的嘴唇吮吸着女人那红红的双唇,他们疯地吻着。

      「儿玉…」

      「喂!只要你肯陪我,不论你要买什幺东西,我都愿意送你。」

      说完,他把女的手抓向自己的下体,在俗衣之下,他什幺也没穿。

      女人迅速抓住他的肉棒。

      「真的什幺都肯送我?项炼,或者是衣服,还有皮包,我都想要,你愿意买给我吗?」那女孩好像在和父亲撒娇似的说出自己的欲望。

      「好好。我在二、三天之内会买给你,但你的手可不要闲着。」

      儿玉坐在那里,双手顶在丝面,然后他的下体朝那女生突袭。那挺立的肉棒早已壮得朝天了。那女的紧紧握住,开始上下地运动着。

      在过了一会儿之后,她趴下去,开始用口去吸。

      儿玉「呜」地呻吟出声。

      「哇啊!太棒了!就这样进入看看,你在上面!」说完,把盘着的腿,伸了开来。

      女的则撩起她的裙子,跨坐在儿玉的大腿上。

      (这是什幺姿势…)

      这是女人主导的方式,这样一来,就可将男的阴茎全部吞入,腰部并开始用力。儿玉的头向后仰,只看见他们结合的部份,以及由下往上冲刺的情形。
      毕竟是年轻女孩,很快就卷入了高潮的官能享受中,嘴脚流出唾液,动作更猛。

      直看得桂子的心里乱糟糟的,最后似乎再也看不下去了,只好从柜子中走出来,她在里面大约待了二个多小时。

    警告:如果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本站歸類為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